Z_oneya

大多数人的情绪是在深夜
月亮带来的波动一切感知都放大

我却是在中午
看着白花花的太阳
鼻子就开始酸

对我来说
梦是一种保护机制

存心时时可死,行事步步求生

如果我有一天失明了,我就去说脱口秀的
听残疾人说脱口秀不笑
可是要下地狱的哦

我想读社会学
想去窥视别人的生活

但我一本书都还没买呢

我是一见钟情的人
但也是一个极其容易厌烦别的人

这让我很惶恐
害怕遇到一个跟我一样的人
每一天都像是毒药放在嗓子眼里
下一秒就不小心吞了下去

最近不怎么做梦了
不好不好

知它用它但不可信它

小的时候很讨厌自己嘴笨,不会说话,不像别人可以讲笑话,可以逗笑大家。
现在的我太喜欢说话,太喜欢说话。喋喋不休,希望周围的人都可以因为我而笑。
我希望自己可以闭嘴

晚上看到的世界更加清楚,因为安静

© Z_oneya | Powered by LOFTER